螺栓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螺栓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我是唐敏我是编务助理我就这么听着组图-【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22 21:18:12 阅读: 来源:螺栓厂家

刘春霞/图

我是什么,我便拥有什么样的时代

我们先谈谈“是”是什么的问题。

《说文解字》里,“是”指的是夏至时分太阳走到空间的基准点上。由此,“是”引申出“正确”、“善”等含义。《淮南子》中有“立是废非”的说法。“是”还意味着“遵从、以之为法则”,《荀子》中有“不法先王,不是礼义”之语。

我们已经很少谈及“是”的上述含义了。尽管,“是”也许是我们使用最多的汉字。我是教授,我是政协委员,我是商人,我是官员……当人们习惯用这样的句子向别人介绍自己,却往往忘记了“是”字之前,是一个方方正正的“我”,而“是”字之后,是这些称谓应该正确遵从和恪守的职业法则。

这也就是南方周末为何以“我是”为纲,来编辑这一期报纸。我们让17位著名或不著名的人士来阐释“我”,更阐释他们的人生规则。他们或是“兢兢业业”,向内寻找本职工作的意义;或是“不务正业”,向外拓展人生价值的外延。无论向内还是向外,他们都在遵照内心的信仰和规则,确立自己的“是”,写下大写的“我”。

我是什么,我便拥有什么样的时代。

素未谋面的人们通过蛛网般的通讯网络连接到我桌上的话机,我仿佛听得到世界的叹息。因为非常多的原因,报道无法帮助他们,我就这么听着,也算作对他们的一点安慰。

我是南方周末编务助理,我在这里工作14年了。我的办公桌在编辑部的门口,每个人进来都要从我面前经过。

1999年来这儿时,我只有25岁,主编是江艺平。14年来,编辑记者换了一茬又一茬。当年那些给我呛过二手烟的老师,现在都已非常了不起。那时候,他们都叫我“小唐”。

我每天的工作是送版、接电话和拆信,大多是一些被拆迁者的呼救、冤案受害者家属的求告和失独老人的浊泪。很多人几乎都没法完整表述他们的遭遇,但压抑、辛酸、沉痛的气息仍能透过漫长的电话线,敲打在我的脑海里。

每天都有新的电话打进来,14年来我接到的电话超过1万通,信件也是数以千计。通过话筒,芜杂混沌的声音一直没停过,我记得有一句话是“不要劝我”—这是一个面临强拆男人的呼告。

“请南方周末为我说句话!我除了往下跳,别无选择。”电话接通时,男人正站在房顶,面前是慢慢聚拢的拆迁队员和推土机。尖叫、喊话、咒骂,伴随着通话的电流声传过来,然而泣诉却是清晰的,始终都只是一句—你不要劝我了。广州炎夏的午后,在厨房忙活的我一瞬间就被这声音拽进了冰窟。

推荐阅读:

2014《南方周末》新年贺词

2014南方周末新年特刊内容全文汇集

南方周末历年新年贺词原版内容(1997年至2013年)

https://www.zkh360.com/item/AC1351.html

https://www.zkh360.com/item/AC2345.html

https://www.zkh360.com/item/AA4186.html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