螺栓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螺栓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下一个被撕裂的欧洲国家是波兰

发布时间:2021-01-25 10:03:17 阅读: 来源:螺栓厂家

下一个被撕裂的欧洲国家是波兰?

如今的西欧人看到乌克兰时,有没有感到一丝不安?特别正在“谷底”跌宕的波兰。

当地时间11月11日,波兰首都华沙的“独立日”游行引发大规模骚乱,极右翼激进分子袭击警察,导致超过30人在骚乱中受伤,约200人被拘捕。作为乌克兰的邻国,这一幕难免让人担心,波兰会不会成为下一个被撕裂的欧洲国家。  与乌克兰不同的是,波兰极右翼分子不仅是传统仇俄情绪的反映,更是欧盟内部经济不平等的恶果。波兰向西一步,就是欧盟的核心德国;再往西,比利时和法国都已经深陷失业和青年人骚乱的泥潭。如今的西欧人看到乌克兰时,有没有感到一丝不安?波兰国家体育场前,激进分子投掷烟花等燃烧物波兰地理位置:东邻乌克兰,西邻德国  波兰连续4年独立日骚乱  当地时间2014年11月11日,波兰华沙民众举行大型游行活动,纪念国家独立日和一战结束。但游行活动最终引发骚乱,一些暴徒、流氓和示威者与警察发生激烈冲突,向警方投掷照明弹,而警方也使用高压水炮进行还击,导致现场一片混乱。  警方发言人称,“独立日”游行当天有一大群激进分子袭击了警察,骚乱共造成32人受伤,其中包括12名警察。  报道称,一些行为激进的蒙面年青人混在集会人群当中,向警察投掷炮仗、发烟筒、石块和燃烧瓶。为驱散骚乱人群,警方动用了催泪弹和橡皮子弹,并抓捕了约200名民族激进分子。  每年11月11日独立日当天,一些华沙民族主义者都要举行游行活动,这已是连续第4年在独立日游行期间爆发大规模骚乱。  这也反映了波兰政坛和社会中主流群体与右翼保守集团之间的鸿沟在加深,而极右势力借助社会分裂不断壮大,日益成为波兰稳定繁荣的一大隐患。  早在2012年,波兰就被一起右翼极端分子针对议会、总统、总理的恐怖袭击图谋所震惊。犯罪嫌疑人是一名大学研究员,奉行极端民族主义,排斥外来移民。他认为波兰社会和政治正朝着错误方向发展,当政者是“外来人”,并非他所认可的“纯正”波兰人,因此计划11月11日独立日游行时,把装有4吨炸药的汽车停到议会大厦附近,在总统、总理、内阁部长、议会议员聚集之际引爆炸弹,好在被警方提前挫败。  欧盟冲击令波兰年轻人流失  与邻国乌克兰一样,波兰作为后社会主义国家,在历史恩怨和西欧意识形态的影响下也充斥着仇视俄罗斯的情绪。  在波兰有一句名言:“如果德国入侵波兰,那么波兰丧失的是领土;如果是俄罗斯入侵波兰,那么波兰则会丧失灵魂。”  不过如今的情况正在发生变化,真正让波兰丢了灵魂的,恐怕还是欧盟。  2014年5月1日,波兰加入欧盟10周年。尽管波兰经济长期以近两位数的速度增长,被视为东欧的一颗明星,但是欧盟的资助并没能够填补波兰和其西部邻国德国之间的巨大经济差距。据中央统计办公室数据,波兰平均工资和福利约为每小时10.4欧元,远低于德国的42.6欧元。尽管经历了连续20年的经济增长,波兰仍旧拥有欧洲最贫穷的20个地区中的5个,失业率高达13.5%。而在那些拥有工作的人中,超过100万人每小时的收入不足5兹罗提(约合人民币10元).  波兰加入欧盟后,波兰人可以自由往返于欧盟其他各国,并选择在那里就业。据统计局数据,在过去的10年中,至少250万年轻人选择了离开,只有30万人回到波兰。2013年,约50万人离开波兰,为波兰加入欧盟后离开人口最多的一年。  在此背景下,部分波兰人感觉波兰的传统文化和民族本色受到了冲击,一批以“抵制外来移民”、“反对泛欧主义”为宗旨的极右团体不断壮大。  近年来,极右团体发动的针对境内犹太人、吉普赛人、穆斯林等少数族裔的暴力活动以每年30%的速度递增。每年的波兰独立日,极右分子都会举行大规模的游行集会活动,并多次引发暴力骚乱。波兰总统为此专门签署了一项有关游行示威活动的法律修正案,对示威活动进行诸多限制。波兰独立日骚乱

欧盟下调欧元区经济增长预期  欧盟委员会4日发布秋季经济展望报告,下调今明两年欧元区经济增长和通胀率预期,显示低通胀痼疾难改善,欧元区经济复苏步伐缓慢。  报告显示,与春季展望报告相比,2014年欧元区经济增长预期从1.2%调降至0.8%,2015年经济增长预期从1.7%调降至1.1%。其中欧元区三大经济体德国、法国、意大利经济增幅预期均被下调。2015年,德国经济增幅从2%下调至1.1%,法国经济增幅从1.5%降至0.7%,意大利经济增幅从1.2%下调至0.6%。  报告还下调了通胀预期,2014年的通胀率从春季预测的0.8%降至0.5%,2015年的通胀率也从1.2%下调至0.8%。  报告显示,2016年欧元区经济预计将增长1.7%,通胀率将上升至1.5%,随着经济复苏程度增强,欧元区失业率将回落至10.8%。  报告同时预计,2014年欧盟和欧元区财政赤字占GDP的比率分别为3.0%和2.6%,且未来两年财政赤字将持续下降。欧盟和欧元区政府债务占GDP的比率将在明年达到峰值,分别为88.3%和94.8%。  欧盟委员会表示,随着欧洲央行推出更“大胆”的刺激政策,需求会有所回升,但政府缩减开支和全球经济放缓成为阻碍因素。与其他发达经济体和历史上后危机时代的经济复苏案例相比,欧元区目前经济复苏步伐更显缓慢。  欧盟委员会副主席,负责就业、投资和竞争的委员于尔基·卡泰宁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欧洲经济和就业形势改善不够快,欧盟委员会将诉诸所有可用的工具和资源来创造就业机会和促进增长;加快投资是欧洲经济复苏的关键,欧委会将推动3000亿欧元投资计划以维持经济复苏。  欧盟委员会还指出,目前,地缘政治局势紧张、金融市场依然脆弱,以及结构改革实施不到位将成为经济下行的最大风险。(新华网)

欧元区半年两千亿资金撤离 QE退出令其雪上加霜  根据欧洲央行昨天最新国际收支平衡表的数据显示,在截至今年8月底的六个月里,全球投资者从欧元区撤出的固定收益资金共计1877亿欧元,约合2390亿美元,创15年来最高纪录。分析师警告称,如果资金外逃势头太猛,势必会削弱欧元区的经济。  近半年来,欧洲央行先后实施了负利率、债券购买计划等扩大宽松的政策,但政策力度与效果加剧了投资者对于欧元区深陷“泥沼”难以自拔的担忧。  分析认为, 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MarioDraghi)一直奉行通过欧元贬值来达到刺激经济、避免通货紧缩、增加出口竞争力的目的,但这一举措正是导致近半年来大规模资金外流的主要原因。彭博相关加权指数显示,今年以来,欧元对一篮子9种发达市场货币的汇率已经下降了2.7%,创2010年末欧债危机爆发以来的最大跌幅。  美国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昨天公布了货币政策声明,宣布终结其第三轮量化宽松计划。美联储退出量化宽松将使全球流动性紧缩,欧洲债券难再进行低利率融资,美国退出量宽将令欧洲经济更加雪上加霜。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欧洲经济研究部副主任姚玲表示,欧元区资本外逃的主要原因是欧央行量化宽松政策推出后,市场反应不好,经济表现没有达到预期。  有关此话题,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战略研究部副研究员张茉楠对此评论。  经济之声:刚刚我们也分析了资本大规模逃离欧元区的种种原因,包括欧元贬值,经济表现不及预期等等,当然还有一种说法认为银行坏账率高企是欧元区当前最严重的问题,欧元区的问题就是银行的问题,那么您的分析是什么?  张茉楠:欧洲的问题其实很复杂,既有来自于内部的原因,也有来自外部的原因。从内部来看, 2010年到2012年这个欧债危机,当时对欧洲的冲击非常大,甚至陷入到深度的经济衰退。但是从2011年到现在,欧洲欧债危机虽然有缓和,但是中场休息,因为从整体的情况来看,其实欧洲的停滞,包括结构的调整的缓慢长期处于通缩,大家越来越感受到欧洲处于长期日本化,欧洲日本化这样一个趋势。所以对于整体的经济增长,和未来这样一种预期都不是很好。其实欧洲宽松政策一直都在持续,但是迟迟得不到解决,其实还有内部的深层次结构问题,特别是货币和财政之间的相互这种有非常大的关系。所以我认为欧债权危机,欧洲这样经济发展状跟外部相比,特别是美国经济复苏相对比较强劲,造成了整体的资金的水位和复苏不平衡,也促使欧洲资本大量外流,特别是回流到美国这样一个复苏非常快速的地方去。  经济之声:所以尽管和美国一样,欧洲也不在不断的进行量化宽松,但是和美国不同的是,美国经过三轮量化宽松措施后,经济已经开始走上复苏的正轨。但是从欧洲经济的发展来看,你刚才提到了也是一个中场休息,预期依然不是好一些深层次的结构原因的的问题。为了应对欧元本大规模的外逃区,欧洲央行接下来会采取什么样的应对措施?  张茉楠:可能更多会推行前面的量化宽松政策,比如原来预期新一轮的长期再融资计划,或者是正在购买计划,都可能被纳入到欧洲央行货币政策工具箱里。而且我相信他们只要是欧洲只要是处于整体的这个经济通缩状况,而且是债务和斥资压力非常大,债务货币化的趋势就不可避免,所以前面的量化宽松的政策应该是可以预期的,这样跟美国退出量化宽松政策形成了非常大的反差,包括日本现在也是积极推进量化宽松政策。在未来很长一段时期,全球主要量化宽松政策,就可能出现一个大分化的走势,有的国家是紧缩货币,开始收紧,然后宽松,而有的国家不但没有收紧,反而继续加码。这样的情况下,就可能造成对整个财经金融市场大的这一轮动荡。  经济之声:这种动荡会表现在哪些方面?  张茉楠:首先无论欧债还是日债包括恢复政策,实际上都是寄希望于将招标收益率压到最低。美国QE退出之后,实际上它十年期基础国收益率有所走高,这样的情况下,资本因为是逐利的,就有可能的收益率非常低的资产,向配置那些的收益率比较高的资产,出现一种的资产的分化,资产的分化引发新一轮资本的重新的流动和配置,回流美国肯定会愈演愈烈,这样一种情况会加剧。  经济之声:这种情况加剧之后对于我们的中国的经济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张茉楠:中国经济面临两方面的问题,一方面是我们经济整体下行压力它比较大,因为周期跟正好美国是凑配,美国实际上是完成这一论经济整体的复苏,中国经济下行的压力还没有解除。另一方面,我们的目标不仅仅着眼于短期经济的稳定的增长,其实更长期的是中国推动市场化的改革,包括资本降价以及金融市场化,利率市场化和汇率市场化改革。而市场化的改革,实际上更多的是让利于市场,如果市场的出现剧烈的震荡和分化,无疑对我们的改革会产生比较大的掣肘,这也增加了新一轮扩大对外开放这样一个压力。比如有可能出现资本的外流,前期三季度外汇占款和外汇储备已经出现了比较大的影响。另一方面,中国现在正处于去杠杆化的进程之中,货币不能那么宽松,但是如果外部出血,失血过于严重的话,对于整体国内货币政策或流动性的影响会非常大,这都是必须要面对的风险。  经济之声:我们说了未来的货币政策,可能会出现大分化,两个极端美国是退出量化宽松,欧洲将会继续全面的宽松,那么照此看来对于欧洲的资本,这样一来会加剧它资本外来速度,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欧洲为什么明知不可为,而却偏要为之呢?  张茉楠:远水解不了近渴,或者是杯水车薪,实际上欧洲也意识到了就是真正度过危机南端,不可能完全依靠与货币政策或者债务货币化。它其实也在治理推动内部的财政改革,包括经济结构的改革,比如像前期欧洲提出,欧盟委员会提出里斯本战略,其实就是着眼于未来中长期这种的机构性的调整和发展。但是短期内,因为包括现在比较大的风险,就是欧洲这个主权债务风险没有消除,而且现在欧洲央行的整体的杠杆率非常高,现在如果美联储推出量化宽松的政策,实际上直接对于欧洲的银行业是非常大的抽血。根据前期像MF他们测算,欧洲现在整体银行业美元资金的缺口达到3万亿美元左右,所以这么庞大的资金缺口,如果没有国内流动性就是欧元整体的流动性这种稳定,出现流动性短缺和偿债风险的可能性非常大。(中国广播网)

河北T恤衫定制工厂

北京订做T恤衫价格

北京定做衬衫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