螺栓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螺栓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常锁的植物园西门突然开了乱闯遇到鬼门关丢了女友[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1:55:32 阅读: 来源:螺栓厂家

见鬼何须去地府,阳间也有“鬼门关”。说个小故事,讲的是做人啊,有些地方很邪性,千万别胡乱闯,真遇了鬼,哭都找不着调儿了:故事:常锁的植物园西门突然开了,乱闯遇到“鬼门关”,丢了女友

宋鹏是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疯狂追求着一个叫白静的女孩子。每日上下班接送,鞍前马后地哄着,终于白静答应跟他一起吃顿饭,宋鹏乐得快要上天了。

吃完饭,晚上九十点钟了,宋鹏陪着白静往家走,初秋的天气,不冷不热,草木未凋,到处还开着花,宋鹏恨不得这条路能变得万里长,走上一整夜才好。一路上,宋鹏挖空心思逗着白静咯咯地笑,他感觉自己的泡妞大业马上就要成功啦。

白静突然“咦”了一声,在一扇铁门前停了下来。宋鹏赶紧问怎么了。白静疑惑地看看铁门,说你看这门是不是开着的?

宋鹏一看,两扇高大的栅栏式的铁门,只是虚拢在一起,中间有个一人多宽的缝隙,他说是啊,开着呢。怎么了?

白静说这里面是个植物园,有正门和三个偏门,这个是西门。正门是要收门票的,五块钱一张,其实都是骗游客,本地的老头老太太逛植物园,都是从偏门进,不用票的。只是这个西门从来都不开的,不然她上班只需穿过西门到东门,能近一多半的路程呢。

可这个西门不知道为啥,总是牢牢锁着,让她“望门叹息”,今天怎么开着呢?

宋鹏知道白静就住在这个西门对面,过了门前的丁字路口不远,就是白静租的房子。他正挖空心思琢磨着,怎么才能和白静多呆一会儿,此刻天降良机,他怎么不抓住?

宋鹏伸头往植物园里看了看,使劲儿抽了抽鼻子,说你闻到了吗,好香的桂花味儿啊。咱们进去转转吧。

宋鹏和白静都是上班族,平日里没时间逛公园啥的,这植物园一到晚上九点就锁门,因此白静虽然住的近,竟是从来没进去过。听得宋鹏的话,白静也吸了吸鼻子,果然一股幽香,随着夜风吹过来,是金桂的味道。

白静有些心动,想月夜赏桂也不错,加上宋鹏使劲撺掇,暗自希望到了无人处表白,花香美景衬托着,兴许白静就能扑到他怀里呢。

白静见宋鹏一直劝她,她点了点头,说那咱们就去看看,走到桂花树那里就回来。

两人一前一后,穿过了铁门,顺着一条小径,竟然当真进了植物园里面。

虽然植物园和外边,只有一墙之隔,可草木众多,空气格外清新,蛙声蝉鸣连绵不断,宋鹏鼓起勇气拉起白静的手,也许是天黑的原因,白静竟然没有甩开他,默许了。宋鹏心花怒放,这可是一大进步啊。

这边宋鹏还在挖空心思,怎么能再进一步,白静突然停下来不走了,歪着头,疑惑地问宋鹏,你有没有觉得有点不对劲啊?

宋鹏正在兴头上,觉得天时地利一切都好,没啥不对劲。

白静摇摇头,说,你听,刚才还有许多蛙叫,现在突然安静了,不但没有蛙叫,连风声都没有了,静得吓人啊。

宋鹏侧耳听听,还真是如同白静所说,周围安静得一丝声音都没有,只有两个人的心跳声,噗通噗通响,刚才还能闻到的桂花味儿,也消失不见了,两个人好像是突然站在了一处独立于世间的某处,宋鹏惊得背上一阵阵出冷汗,好像有种无形的压力,让他喘不过气来。

白静使劲儿攥着宋鹏的手,说咱出去吧,我觉得心慌得厉害。

宋鹏也打了退堂鼓,借机说既然你害怕,那咱就出去吧。

两人转身往回走。可是刚才进来时的那个铁门,明明就在前边不远的地方,两人却渐渐看不清路了,两旁的树木中涌出许多白色烟雾,聚而不散,凝成一条白练往西门延伸。

宋鹏隐约记得西门的方向,要想出去,就得顺着这白雾往前走,可这雾气浮浮沉沉,带着一股阴冷的气息,挨到皮肤上,他浑身毛发都竖了起来,牙齿也格格地打颤。

白静也害怕,紧紧搂着宋鹏的胳膊,宋鹏来不及体会手臂上传来的柔软,强拖着脚步往外走。

来时只有几十米的路,此时长的没有尽头,宋鹏边走边看四周,走了半天,仍然还是在植物园里。不单如此,宋鹏借着朦胧的月光,看见前后边的白雾里,似乎出现了许多人影,飘飘忽忽,似乎也在前行。

宋鹏眯着眼睛正想看个仔细,会不会是自己眼花了。耳边传来白静带着哭声的话语:宋鹏啊,你瞧见没瞧见,怎么多了这么多的人影啊?

这下可把宋鹏吓得不轻,看来不是自己眼花了,连白静都看见了,那就是真的有人在与他们同行。可耳边却只有他和白静两个人的脚步声,那些人虽多,竟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哎呦妈呀,这不是见了鬼了吧?宋鹏拔腿就想跑,可两只脚似乎有千斤重,半天只挪动了一小步。那白雾越来越浓重,宋鹏已经看不清白静的脸,只模模糊糊地看着她在自己旁边,跟别的那些人影差不多。宋鹏心里突然害怕起来,只觉得手臂被牢牢抓住,谁知道此时的白静是人是鬼?

宋鹏使劲一甩胳膊,将原本紧拉着他的白静甩到了一旁,白静“哎呀”一声跌坐在地上,呜呜地哭起来。

宋鹏手臂上一轻松,刚才的恐慌也退了些,他有点后悔自己下意识的动作,咋就把白静给推开了呢?他伸手往哭声的地方摸了一下,想再把白静拉回来。

忽然手腕子上传来一股大力,像是被铁钳子夹住,猛地一扯,宋鹏几乎是飞了起来,噗通一下摔倒了路旁的草地上。

宋鹏摔得眼前发昏,爬起来刚想大叫,嘴巴突然被死死捂住了。

他瞪着眼睛去看,却是一个灰衣服老头蹲在路边,一手捂着宋鹏的嘴巴,一手捂着白静的嘴,轻轻地“嘘”了一声,示意他俩都别叫喊。

宋鹏和白静吓得胆子都破了,连连点头。那老头将手放下,一边一个拖着宋鹏和白静,退进了路旁的树林里。

离开了那条路,宋鹏才清晰地看见刚才他俩所在的地方,整条小路上都被白雾弥漫了,里面晃动着无数的人影,像是一股白色洪流,流向西门的方向。

那老头见白雾流动依旧,松了口气。压低声音问:你们两个毛毛愣愣的小年轻,咋半夜跑到这里来哩?不要命啦?

宋鹏惊魂未定,磕磕巴巴地问这是咋回事呀?

那老头说,都说阴间有座鬼门关,是鬼魂的必经之路。这西门就是阳间的一座“鬼门关”,那白雾里的人影,都是这城市里困住的鬼魂,这是要过鬼门关,想要去投胎呐。

幸好宋鹏和白静俩人没有大喊大叫,惊扰了亡魂,要是被亡魂发现这里还有两个活人,怕是要暴怒起来啦。因为这西门的“鬼门关”是座假关,骗鬼用的,你想要是被鬼发现自己被骗了,岂会不恼怒?

宋鹏瞪大了眼睛,说假的?

老头点点头,说对,假的。这个植物园以前地下是个防空工事区,打仗时死了不少的人。而且这里地势两边高,中间低,一条小路直通西门这里,死了的亡魂都要打从西门经过。可是西门前那个丁字路口,也是个煞地,像是一只弓箭直指西门,两煞相冲,可谓大凶。那路口这些年出的车祸死的人不计其数,附近的老人都知道,这路吃人,都“喂馋了”,因此绕着走。

门里门外两处凶地相抵,鬼魂被困着出不去,越发阴气冲天,引来了更多的亡魂徘徊。因此以前公园里发生过许多次离奇死亡的事情。后来公园的领导找了道士来看,道士说他本事低微,超度不了这么多亡魂,除非啥时候政府放弃这个植物园,将地势铲平,或是废弃门口那条丁字路,这阵势自然也就破解了。

可这封建迷信的话,谁敢往上捅啊?因此道士只给出了个主意,就是将这西门常年锁住,不通生人,每隔三个月的阴日阴时,将西门敞开三个时辰,给鬼魂做成一个“鬼门关”的假象,门里的出去,门外的进来,黄泉路远,走上三五十年也是平常,鬼魂无知无觉,只顺着一个方向前行,骗得一时是一时,暂得安稳。只是今日,差点被宋鹏和白静坏了大事。

宋鹏听了老头的一番解释,微微松了口气,说那大爷,我俩啥时候才能出去?不会有啥危险吧?

那老头看了一眼宋鹏,又看了一眼白静,嘿嘿一笑,说你们既然闯进这鬼门关,就是没了半条命。今晚你俩必须留下一个,作为“送魂人”,随着这鬼魂河流,去到那阴世,再也回不来。另外一个才能平安离去呢,不然都得死在这里。你俩商量吧,留下谁?

宋鹏本来以为被老头救出白雾,便没啥危险了,此刻一听还是要死人,不由手脚冰凉,抬手就指着白静说,大爷,你看她是女的,本身就阴气重,是不?留她吧,她比我合适。

白静本来在雾中被宋鹏推开摔倒,就一肚子怒气,此刻听得宋鹏说要让她死,两只眼睛气得都快要冒出火来,也顾不得害怕,猛扑过去,对着宋鹏就是一顿抓挠,大嚷着:你个胆小鬼,要死就一起死,就是做了鬼,我也跟你没完!

那老头一见白静发了疯,也吓了一跳,赶紧拉开二人,捂住了白静的嘴。说:哎呦,小姑娘,火气咋这么大哩?老头我就是开个玩笑,谁也不用死,你们就消停在这待上几个小时,等天亮我把门锁上,这鬼魂自然就消散不见了,你们该干啥就干啥去,以后别再来了就行。

宋鹏捂着脸,心里暗骂你个死老头子,啥玩笑不好开,非要说得死一个。这下可把白静得罪得狠了,煮熟的鸭子算是飞啦。

宋鹏凑到白静面前还想解释,白静一脚就将他踹了个跟头,说滚,我再也不想看见你!

好容易捱到天色方亮,老头一见那白雾都消散了,领着宋鹏和白静来到西门口,将两人推出了门外,说走吧走吧,别再来了。西门落锁,老头哼着小曲儿走了,似乎对他的恶作剧还挺满意。

这以后可想而知,白静臭骂了宋鹏一顿,再也不理睬他啦。

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民间鬼故事”的文章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